首页>焦点 > 正文

上市两周年 原油期货为实体经济“加油”

经济日报 2020-03-26 10:39:29

3月26日,是我国原油期货上市两周年的日子。两年来,中国原油期货市场与国际主流市场高度联动,并形成了稳定价差;以成交量衡量,已跃居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在交易方面,持仓水平显著高于国际其他原油期货市场发展初期水平,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凸显。

2018年3月26日,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今天,我国原油期货迎来了上市两周年。

原油期货上市两年,也是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波澜起伏的两年。从中东地区局势紧张,到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和石油价格战的双重夹击,我国原油期货市场依然稳步发展。以成交量衡量,上市一年跃居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上市两年,交易活跃,持仓水平显著高于国际其他原油期货市场发展初期水平,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凸显。

国际国内紧密互动

中国原油期货市场与目前两大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高度联动。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校区)摩根大通商品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杨坚表示,研究表明,中国原油期货市场与两大主要国际原油期货市场都存在一定的长期均衡价格关系。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已能够有效汇聚国内甚至亚太地区有关信息,并对国际原油市场有所影响。

“中国原油期货市场与国际主流市场的高度联动并形成稳定价差。”华泰期货研究院原油研究员潘翔表示,从价格相关性方面看,剔除了人民币汇率之后,上海原油价格与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WTI),布伦特以及阿曼原油期货价格相关性在90%以上,体现了较好的联动关系。

“当然,中国原油期货市场对于长期市场信息的发现还有待改进,但这也完全符合该市场刚刚起步的客观事实。”杨坚说。

上海原油期货价格还更好地反映了中国原油供需状况。2019年10月份,中东至中国油轮运费出现大幅上涨,上海原油期货率先启动行情,引领价格变化。代表到货价格的上海原油期货,在这段时间的波动涵盖了运费波动,相对更能反映炼厂加工成本的变化。但代表装运港价格的境外原油价格变化,显然没能反映这种差异。

中国石油国际事业公司原油部副总经理岳赞表示,作为到岸交割品种,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实际隐含着对原油离岸价格、人民币汇率和油轮运费3个要素的估价。在与国际原油期货保持密切相关性的同时,上海原油期货能够比较及时地反映中国进口原油市场供需状况,期现联动顺畅,在亚洲交易时间对国际市场的影响日益明显。

在新冠肺炎疫情和石油价格战叠加因素影响下,原油市场价格大跌,我国原油期货也经受住了考验。数据显示,春节以来上海原油期货持仓量大幅增加了160%,持仓量首次突破了10万手。海通期货能源化工研发负责人杨安表示,持仓量放大,相当于进来的资金多了,市场容量就变大了,可以满足一些更大体量的企业套期保值需求。

截至2019年底,上海原油期货境外客户较上年增长1.2倍,分布在五大洲19个国家和地区。全球五大石油贸易商之一的摩科瑞已参与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其相关负责人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市场参与结构逐渐完善,产业机构积极参与期现货套利活动。

反映亚洲市场供需

上海原油期货上市的两年,也是中国和亚太地区石油炼化能力大发展的两年。从中东到马来西亚,从文莱到中国,新炼厂启动带来了各方面对亚洲原油价格保值的进一步需求。

中海石油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首次尝试将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向国内炼厂销售原油的贸易计价基准;航空公司通过原油期货交易对冲航空煤油价格波动风险……

两年来,上海原油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扩展。中化石油相关人士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市场流动性好。近一年来,远月合约交易量占比大幅提升,主力合约切换时间前移。对于产业公司来说,远月合约充足的流动性,有助于提升套期保值的时效性。

“上海原油期货是企业保值避险的有力工具。”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期货部总经理刘勇告诉记者,新冠肺炎疫情给商品期货市场带来了很高的波动率,随着我国原油期货市场日趋成熟,公司运用上海原油期货参与产能套保操作,可以把当下损失的产能转移到未来,锁定未实现的利润。

中化石油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上海原油期货为企业同时锁定了原油价格、汇率、运费3个风险敞口,这便于相关产业公司为境内原油、成品油库存保值,也可在上海原油期货价格高于或低于境外采购价格时,开展卖出交割或买入交割操作,优化原油采购成本。

制度设计经受大考

跌宕的全球金融市场,极端的价格波动,给我国原油期货市场带来了严峻挑战。

今年以来,受疫情、地缘政治、宏观形势等多重因素影响,原油价格大幅波动。上海期货交易所及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强化风险底线意识,密切跟踪监测境外市场运行情况,全盘考虑做好应对预案,落实落细各项风控措施,维护市场运行稳定,同时积极提高套保审批效率。

“上期能源提高了套保额度审批效率,为实体企业保值需求提供了便利,推动了持仓量快速增长。”银河期货原油分析师刘燕义说,经历大行情波动、运费大起大落、汇率变化,能源产业客户更意识到利用原油期货实行风险对冲的重要性。

杨安表示,在此次油价剧烈波动的考验中,上海原油期货持仓量大幅增加了160%,这表明我国原油期货现在持仓分布、价差结构真正适合产业客户、机构客户参与,价格走势也更能够反映国内市场供需情况。

中化石油表示,上海原油期货听取市场呼声,不断完善制度创新。目前,已引入了做市商制度,对提升市场流动性和远月合约活跃性起到了重要作用;产业企业建议的国内期货市场首个结算价交易(TAS)指令交易,也已经进入仿真交易阶段。此外,原油期货期权、原油期货ETF、原油仓单交易等交易方式正在研究开发中。

从数据看,上海原油期货法人客户的市场参与度显著提升,一般法人日均交易量占比约25%,同比增长约0.6倍,日均持仓量占比约30%,同比增长约0.5倍;特殊法人日均交易量占比约10%,同比增长约0.3倍,日均持仓量占比超30%,同比增长约1.5倍。

“上海原油期货将进一步优化制度、便利境外参与,完善机制,提升市场深度。”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姜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标国际标准,上期能源发布了原油期货价格指数,同时正在积极推进原油期货日中交易参考价和原油期货结算价交易(TAS)指令研发,下一步将持续完善原油期货信息发布和交易机制,丰富衍生品工具,以便利实体企业风险管理,降低交易成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