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快讯 > 正文

油价走高 多家航空公司利润受挤压

新京报 2018-09-19 15:20:59

6家A股航企仅中国国航和春秋航空实现了净利润增长,控制成本成航空公司急需解决的问题

2018年上半年,受国际油价持续走高和人民币贬值等外部因素影响,多家航空公司利润遭受挤压,6家A股航企仅中国国航和春秋航空实现了净利润增长,不过从营收和运输周转量上来看,都呈现出上升趋势。减少外部因素对于业绩的影响,已经成为航空公司急需解决以及市场关注的问题。

航油增长、人民币贬值,航企净利润缩水

今年上半年的财报中,所有航司均提及了航油价格增长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造成的影响。其中,中国国航、南方航空和东方航空的航油成本支出增幅都在25%以上,分别为29%、25.83%、25.64%。海航控股也在财报中称,上半年,海航控股航油成本占比营业成本31.3%,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28%,航油价格每增加5%,其他因素不变,则海航控股将增加营业成本4.62亿元人民币。同时上半年人民币贬值也是造成收益直接减少的重要原因,汇兑由盈转亏,下降不少,南方航空同比减少9.81亿元,中国国航同比减少18.51亿元。

根据中国民航局统计,中国民航2018年上半年完成运输总周转量584.0亿吨公里、旅客运输量2.97亿人次,同比分别增长13.0%、12.4%。虽然只有中国国航和春秋航空实现营收、利润双增,不过在运输总周转量上均有增长,南方航空国内航线、港澳台航线收费客公里同比增长都在10%以上,东方航空旅客运输周转量同比增长10.97%,专注支线航空的华夏航空客运收入增长32.38%。但在客座率上,中国国航下降0.54%,春秋航空下降2.5%,吉祥航空下降1.31%,东航和南航有小幅上涨。

加强成本控制,春秋国航实现了营收净利双增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国内客运市场稳定增长,预计下半年仍会保持增长速度。但与此同时,国际航油价格提升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影响也将会持续。虽然今年航空公司的利润普遍遭受挤压,但春秋航空和国航实现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增长。中国国航和春秋航空均在年报中表示了成本控制的管理,进行生产过程组织和资源管控。

如何减少燃油成本上涨对于航空公司业绩的负面影响,再度成为航空公司急需解决以及市场关注的问题。对此,南方航空曾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称,南航已经制定了航油套期保值计划和人民币汇率套期保值计划,将根据市场情况,择机开展航油套期保值和汇率套期保值。东方航空、中国国航、春秋航空、昆明航空等公司发布公告,自今年6月5日起,征收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10元。业内人士指出,航司可以通过提高机票价格来弥补油价上涨带来的成本上升压力,而不应该增加收费项,未来附加费将逐渐淡化。此外,一些外航也在采取手段减少航油开支,比如美国航空、夏威夷航空停飞了较难盈利航线。

- 趋势

北京大兴新机场竞争加剧

9月14日,北京新机场名称确定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预计明年9月30日前投入运营。今年上半年,随着新机场启用在即,关于北京新老机场的博弈也暗流涌动。按照规划,东航和南航将作为新机场的基地航司,并按照各承担40%旅客量的规模规划发展。

在上半年的财报中,南方航空表示正进驻北京新机场,组建雄安航空,围绕新机场打造北京核心枢纽,东航则表示公司北京新机场基地项目已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批复,北京新机场建设和运营筹备各项工作有序推进。此外,2018年5月,国航旗下原公务机航空北京航申请转为民航公司。对于雄安航空和北京航转型,业内解读为南航和国航分别在为进入另一个机场做准备,即北京航进入新机场,雄安航进入首都机场。

但是对于中小航司来说,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增量市场仍然比较有限。在今年最新发布的中国民航国内航线航班评审规则修订稿中,“封闭”多年的北京、上海、广州“金三角”航线将向更多航企放开,北上广新开支线航线的规定放宽,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启用迎来更多的航权和时刻,但是新机场东航和南航具有碾轧优势,获得航权和时刻具有先天优势,目前,春秋航空也已经确定进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但获得多少增量还有一定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