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刻 > 正文

江苏赛麟烧66亿造车卖了31辆 王晓麟称“没有任何责任”

中国新闻周刊 2020-08-10 09:25:41

江苏赛麟造车大败局

赛麟汽车“骗局”被捅破,已经逾百日。

今年4月27日,江苏赛麟汽车前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CEO兼法定代表人王晓麟,对王晓麟涉嫌虚假技术出资及挪用巨额国资提出质疑。

乔宇东的指控描述了一个“空手套白狼的国际骗局”:王晓麟实际控制的赛麟公司的4个外资企业股东,以虚假技术出资作价66亿元,骗得赛麟公司股份,并且获得公司控制权。而赛麟公司唯一国有股东南通嘉禾“总计已提供资金66亿元,而王晓麟在没有出资一分钱的情况下,国有资产出资人职责的履行在赛麟公司却因王晓麟的极力阻挠而根本无法开展,王晓麟甚至不允许国有股东南通嘉禾任免江苏赛麟一名高管。”

双方口水仗不断升级。但王晓麟并不否认的是,赛麟汽车已经花掉了接近60亿元:建汽车工厂花掉30亿元;人员开支、营销费用等花掉14亿左右;剩下的钱用来造车。不过,在王晓麟看来,这些钱远远不够。远在美国的王晓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中,我们是最省钱的,因为我有财务控制经验。没有百亿元投资不叫造车。”

根据公开数据,如皋市2019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70亿元,而按乔宇东的说法,仅赛麟项目,如皋政府就已经拿出真金白银66亿元。

造车耗时四年,但在百日之内,赛麟汽车“猝死”。赛麟汽车账户已经被冻结,赛麟汽车位于如皋的两家工厂、上海分公司都被南通中院查封,高管和员工纷纷离职,赛麟轰然倒塌。而身处美国的王晓麟和如皋政府隔空对峙,互相指责导致公司停摆的原因在于对方。

“我没有任何责任!” 如今远在美国的王晓麟拒绝回国,被人称为“造车界的贾跃亭”。他说,“江苏赛麟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就是对这个事情来追究责任。”

赛麟汽车工厂如今人去楼空,厂区保安拒绝外人进入。摄影/本刊记者 胥大伟

技术出资“罗生门”

一张白色A4纸贴在紧闭的玻璃门上,纸上红色的手印密密麻麻,这是一份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苏赛麟)全体员工致公司股东及管理层的告知书:“公司后续如何运营,员工如何安置,请问江苏赛麟及管理层何时给出正式方案。”

过去4年,这家位于江苏县级市如皋的明星汽车公司,平均每年花费15亿元造车,最终实现量产的却只有一款被称之为“老头乐”的微型电动车。直到今年,江苏赛麟高级法务经理乔宇东实名举报公司董事长王晓麟,涉嫌提供虚假证明文件、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引爆舆论。

乔宇东称,王晓麟将成本价50万美元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分别作价55亿元和11亿元入股江苏赛麟,导致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其中,50万美元是指从美国赛麟获得的授权,主要涉及豪华车和SUV,而2000万美元的技术则指的是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南通嘉禾是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资控股的公司,持有江苏赛麟33.4%的股份。其余股权归属外资股东,其中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的资富控股集团通过如皋萨林混合动力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持股55.5%,每家公司拥有一项SUV的知识产权;注册在美国的威蒙工业集团通过如皋积泰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持股11%,这家公司拥有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

乔宇东质疑,技术出资的实际价值远低于评估值。他举例说,微型电动车核心技术是赛麟公司上海研究院全体工程师努力的结晶,“将2018年底才具备量产能力的技术作为2015年12月31日评估基准日就存在的技术并据此出资作价11亿,显然违背基本的诚信原则。”

对此,王晓麟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知识产权作价,是经过了三家评估公司评估。”乔宇东的公开信发出2天后,4月29日,江苏赛麟唯一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嘉禾)发表声明,声援王晓麟:赛麟汽车组建所涉技术出资,业经相关专家考察论证及权威人士评价,且业已由独立的、具有资产评估资格的评估机构评估,其出资程序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及赛麟汽车公司章程规定。

但这份声明并没有妥善解释质疑,反而让“技术出资评估”陷入罗生门。

乔宇东提供给《中国新闻周刊》的材料显示,资产评估报告由王晓麟实际控制的外资公司委托第三方作出,而不是由出资方如皋政府委托。三家公司分别是上海众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万隆(上海)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和中环松德(北京)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此前,王晓麟多次称,美国赛麟的技术包括豪华轿车、SUV和一款微型电动车。但三家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报告正文不到20页,只有4款车型,并没有豪华轿车。其中,名为“积泰·迈迈·MyCar”的微型电动车知识产权估值为11.07亿元,其余三款注明为赛麟品牌SUV的车型知识产权估值分别为18.8亿元、18.9亿元及17.7亿元,总计估值价格为66.5亿元。而且,两家评估公司的评估小组的行程高度一致,现场调查的时间都在同一天,且均持续了一周。这样的“巧合”,很难让人不生疑。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评估报告指出:估值金额,数据依据是委托方提供的预测数据。也就是说,委托方自己预估未来几年会产生多少经济效益。而且,报告同时强调,本次评估不考虑评估基准日后,在中国大陆地区生产尚需进行零部件国产配套、国内法规、本地制造样车、国内碰撞和排放标定等事项对评估价值的影响。

随着事件发酵,万隆评估发布声明,否认曾经出具过上述资产评估报告。5月20日,上海万隆发布声明称,从未出具过《如皋积泰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评估报告》,也从未对“如皋积泰所持有的委估无形资产”出具过任何资产评估报告,且从未接受过赛麟汽车4个非国有股东的委托就“拟以其持有的无形资产出资项目”出具过任何资产评估报告。

对此,王晓麟则回应称:“在2015年年底,赛麟汽车与万隆签署了一份承诺函,并在2016年1月聘请他们做评估,这个评估是与如皋谈判的依据。实际上,这个评估与如皋没有关系,是美方与如皋谈判的一个价值评估的依据。”按他的说法,赛麟成立后,真正验资评估的公司,前期分别是上海众华评估公司、北京中环松德评估公司,后来又聘请了一家评估公司进行验资,“三家公司的评估报告内容差不多”。

对于如皋方面全盘接受王晓麟单方面资产评估的做法,一些业内人士表示非常不解。京师律师事务所境内外投融资并购部主任罗智愉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出资方南通嘉禾其实很早就可以采取行动,不用经过大股东同意,应当自行重新评估或将评估文件申请司法评估资产鉴定。作为现金出资方,对非现金出资一方的出资应当去做评估或鉴定,复核股权评估价,减少风险。

除了所谓的“三家评估公司评估”,王晓麟对《中国新闻周刊》强调,美国赛麟提供的是成熟的车型,技术是从美国带回来的,在中国进行国产化,由国内的团队来做,不存在虚假技术出资问题。

但乔宇东在举报信中质疑,赛麟的车,技术不是来自美国,而是由公司技术人员正向开发。乔宇东的说法得到了江苏赛麟技术人员的佐证,赛麟SUV项目新能源汽车部门的核心研发人员田明(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美国赛麟提供的是成熟的车型,意味着这些车型已经达到数据冻结阶段,可以实现量产。不过,从江苏赛麟最重要的SUV车型研发进展来看,所谓的美国车型并不成熟,“我们接手的时候,对整车平台进行了百分之八九十的更新,目前的工程样车用到的数据主要是我们团队做的。”田明介绍,他们团队是2018年6月接手,该项目研发总监一年多时间已经连续更换掉了3人。

2019年6月11日,赛麟汽车与江苏省如皋市联合发起的SR汽车战略研究中心在北京正式成立。中共如皋市委常委、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马金华在成立仪式上发言。图/天天汽车

在汽车分析师钟师看来,赛麟车技术来源更像是一个大杂烩,“美国技术有一点,公司研发一点,请设计公司做一点。”他说,这与国内的车企生产模式不同,自主品牌的车企,从模仿到自有品牌要经过十年时间;而合资车企则是别人带来技术、车型等所有工艺,国内出场地生产,合资厂相当于代工厂;造车新势力则指的是纯电动车制造企业。钟师表示,赛麟三者都不是,显得有些“怪”。

“所谓美国赛麟的汽车技术都是虚的。”已经从江苏赛麟离职的核心高管王军(化名)曾在国内一大型汽车品牌管理岗位工作多年,后被如皋市政府和王晓麟视为业内资深专家,邀请至赛麟担任主要业务管理岗位。他直言不讳地说:“我做汽车这么多年,什么车没见过?但赛麟的系统从来没有图纸、规范、数据、验证报告、设计任务书、零部件设计规范、样车,什么都没有。”

对于赛麟的技术质疑,王晓麟将皮球踢给了美国赛麟汽车创始人史蒂夫·赛麟。后者不仅拥有整车技术,同时也是江苏赛麟外资股东的实际控制人。

史蒂夫·赛麟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认为自己很受伤,他仅投入到江苏赛麟的三个车型和平台就价值十几亿美元了,这还没有包括品牌价值和其他专有技术,“中国的评估公司仅仅作价了8亿美元(55亿元人民币),这对如皋来说是一个非常合算的作价,如皋得到了汽车史上最好的一个交易。”

他指责如皋如今的举动,是为了霸占他的成果:“问题是,在如皋获得了我的车型和技术后,连我们得到的这份纸面上的股权比例,如皋都反悔了。最后,他们是想什么都不付出,就得到了我的一切,这简直不可思议。”

“江苏赛麟的合资模式就是,地方政府出钱,美方出技术,然后双方共同找第三方融资。”王晓麟认为,美方一开始就是技术出资方,以技术出资估值66.52亿元,占有合资公司66.52%股份。合资协议里,美方就没有现金出资义务。

王晓麟对《中国新闻周刊》称,自己不是技术出资方,仅仅是“职业经理人”,他进一步解释称“我也不懂赛麟设计汽车是否有技术,跟我唯一的关系就是,公司上市了我有10%的成功费(股权)。”

烧钱造车,还是侵吞国资?

赛麟为了造车,到底花了多少钱?

乔宇东举报信称,江苏赛麟从南通嘉禾获得的资金为66亿元,包括货币出资34亿元,生产设备抵押款12亿元,股权质押金额20亿元。天眼查数据显示,抵押和质押贷款均发生在2019年下半年,股权质押金额总计20亿元,与乔宇东所说的金额吻合,生产设备抵押款则没有注明金额。

而王晓麟的说法是,如皋地方政府国资平台股权投资33亿元,加上25亿的流动资金支持,总额58亿元。湖南白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也投资了2.1亿元,但尚未完成股权变更,“58个亿里面有接近2亿给了南通嘉禾去做利息,整个使用的资金有56亿~57亿。”

这些钱花到了哪里?王晓麟说,建汽车工厂花掉30亿元;人员开支、营销费用等花掉14亿左右;剩下的钱用来造车,“只剩下12个亿左右的资金,而这12个亿还要开模具,做零部件配套等。”

在王晓麟看来,这些钱远远不够。他希望通过股权、债券融资的方式获得更多资金。有很多投资方准备投资赛麟,但是如皋政府不同意。“白云投了2.1亿之后,想去变更股权,我们已经催过很多次,但根据公司章程股权变更必须要有国资的同意,但是国资不办。”王晓麟说,现在想明白了,不要说2.1亿,只要1亿进来,国资的一票否决权就没有了。

2017年,江苏赛麟曾经到各地融资,投资机构劲邦资本合伙人王荣进也接触过:“我当时比较好奇,这公司没听说过,就跟他们聊了聊。他们的格调定得很高,张口就是对标特斯拉,但产品也没做出来,就搞了几辆老人车放在那,我觉得不靠谱。”

王荣进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上海的一次会议上,他曾碰到如皋政府招商部门的人员,“他告诉我,如皋很多人对工厂意见挺大,甚至认为连10亿元都不值。”

这也是外界对赛麟的普遍质疑:为何烧掉66亿投资,就造出一款低速微型电动车?

在早期宣传中,赛麟(SALEEN)品牌是以美国超跑开创者的姿态进入中国。赛麟落地江苏如皋,则被描绘为:今后赛麟将在中国开创一个属于世界的超跑“新物种”,即人人都能拥有的超跑、超跑型SUV和超跑型轿车。主打产品包括:“人人都能拥有的高性能超跑”赛麟S1、超跑型SUV赛麟·迈客、城市电动小跑车迈迈以及赛麟方程式赛车。

王晓麟曾说,按照赛麟的战略规划,首先推出超跑S1,之后SUV车型量产上市。然后为满足双积分,会推出城市电动车迈迈,之后会做纯电动SUV和混合动力SUV。

激动人心的口号过后,江苏赛麟真正实现量产并推向市场的,却是续航300多公里的A00级“迈迈”,被市场诟病“做超跑的推出一款老头乐”。

王晓麟并不讳言,“迈迈”销量非常不好,“去年双十一我们做了一个天猫店,经营30天,卖了31辆车,差不多平均一天一辆车。今年5月我们签下1.5万辆的销售订单,按照计划我们需要在6月交付300辆,但最后包括车辆在内的所有资产被冻结无法交付。”

也就是说,造车四年多,花掉60多亿元,所谓量产的迈迈,至今也只卖出了31辆车。

相关推荐